第七百八十五章 战争阴雨!_鹰视狼顾
玩手机小说 > 鹰视狼顾 > 第七百八十五章 战争阴雨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七百八十五章 战争阴雨!

  听到裴智秀到来的消息,叶明盛沉思了一下,然后冲着叶成点了点头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很快裴智秀就是来到了叶明盛的面前,她望着叶明盛但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尽管裴智秀什么都没说,但叶明盛还是能够读懂她眼神中的不解与疑惑,见此叶明盛招呼裴智秀坐到自己身边。

  环抱住裴智秀的纤腰,感受着爱人身上的清幽香气,叶明盛澹澹的问道:

  “医馆最近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虽然不知道叶明盛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,但裴智秀也是轻声讲道:

  “和之前情况差不多,就是因为最近天气变冷了,不少人受了寒所以医馆的病人也是比平常稍微多了一些!”

  听到这个叶明盛微微额首,又是沉默了许久才是轻声说道:

  “我知道你不喜欢管府中的事情,但是这一次需要暂时协理一段时间!”

  此话一出裴智秀眼神中更是不解,一个时辰之前她刚刚从长山医馆返回府中,便是听到了这个消息,一开始她以为又是府中的风言风语,知道府中的几个管事过来巴结自己,她才意识到这真的。

  对于为什么把这件事情交给自己,裴智秀心中感到人非常的不理解,在叶府中因为叶崔氏每天不是吃斋念佛,就是看戏读书消磨时间,所以府中的大小事务,都是由大夫人安妙依来负责。

  安妙依的地位不可撼动,但是对于协理府中事物的权力,府中这几个女卷可一直是虎视眈眈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这其中争夺最激烈的就有白媛媛,沉玉彤,槿玉三个人!

  白媛媛娘家有实力,再加上和安妙依关系好,所以自恃是希望最大的,而沉玉彤虽然没娘家,但是因为了生了一个儿子,也是觉得自己有希望,至于槿玉虽然没有娘家,也没给叶明盛生儿子,但是在有叶崔氏作为靠山的她,同样觉得自己很有希望。

  对于这几个姐妹的明争暗夺裴智秀根本就不在乎,她只想要默默在一旁岁月静好,陪伴孩子慢慢长大。

  然而让裴智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件事情最终竟然是落到了她的身上!

  尽管协理府中事物,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眼红的好差事,但是裴智秀清楚拿到这个差事非常容易被人眼红,她本就因为叶明盛的独宠,平时被其他姐妹阴阳怪气说怪话,现在在拿到这个协理府中事物的权力,那无疑就更会成为众失之的!

  正所谓人红是非多裴智秀已经可以预见到,她拿到了协理府中这个权力后,她平静的生活就要被打破很快就有麻烦找上门!

  因此让裴智秀疑惑和不解的是,叶明盛是知道她的想法,为什么还会同意这个?

  此时听到叶明盛的话,裴智秀心中也是有一点小情绪,转身和叶明盛四目相对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抚摸着裴智秀的长发,叶明盛也是轻声说道:

  “让你协理府中事务,是妙依主动提出来的,我也很意外她会这么做!”

  “你每天从长山医馆回家后,看看府中的账本,意思意思也就行了!”

  “白媛媛沉玉彤那边,我会去告戒她们让她们安分一些,别给你添麻烦的!”

  听着叶明盛的讲述,裴智秀也是明白这件事情木已成舟,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,旋即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靠在了叶明盛怀中,心中也是推测出了事情的经过。

  安妙依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她知道她最近的小动作有点多被相公反感了,以相公一贯的做法多半是要给她一个警告。

  正巧这个时候慕容清舞要生孩子,依靠着家族的雄厚背景,慕容清舞被广泛认为是叶府中唯一一个能够挑战安妙依地位的人!

  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上,先不说慕容清舞生的孩子是什么性别,就说慕容清舞把孩子生出来,叶明盛多半也会奖励她什么,在结合叶明盛要给安妙依警告这件事情,因此安妙依认为叶明盛多半会将协理府中事物的权力交给慕容清舞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而这是安妙依所不能接受的,在慕容清舞攻略叶崔氏成功后,安妙依她在府中的优势地位已经有所松动,如果这个事后慕容清舞生完了孩子,在得到了协理府中事物的权力,她在府中的地位即便不说是摇摇欲坠,也不会太乐观。

  因此与其被动接受倒不如主动出击,抢先一步把协理府中事物的权力交给自己,如此一来即便慕容清舞生完了孩子,她也得不到这分权力,至于自己虽然得到了这份权力,但是自己一向置身事外,也影响不到她安妙依的地位!

  想到这里虽然还没有证据,但是裴智秀也是认定了安妙依就是这么想的,心中也是不由很是生气!

  我没招你没惹你,你为什么要打破我平静的生活,把我拉进这权力的斗争?

  安妙依你也太坏了吧!

  思考了一会,裴智秀还是觉得没有办法就这样咽下这口气,思考了一会她向着叶明盛说道:

  “相公,既然大夫人她推荐了我,那我自然会好好努力帮助她的!”

  虽然不知道裴智秀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,但是听到她的表态,叶明盛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正式谈完眼看着叶明盛神色疲惫,裴智秀也是有些心疼的让叶明盛躺在床上,她则轻轻的按摩着叶明盛的穴位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随着裴智秀的按摩,叶明盛一开始还有一点疼,但是很快意识就被舒爽所淹没旋即也是向裴智秀轻声说道:

  “腰有点酸,智秀你帮我按一按!”

  听着叶明盛的话,裴智秀一边将纤纤玉手按向叶明盛的肾愈,三焦俞,关元愈,一边轻声埋怨道:

  “都跟你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,你这腰不能久坐得时不时的活动一下,你这一天坐在这张椅子上,少说都有七八个时辰,你这腰不疼就怪了!”

  听着裴智秀的碎碎念,叶明盛也是有些无奈,这段时间打仗秋收还有雨灾的情况,各种事情都搅和到了一切,偏偏每一件事情不是涉及到了,前方将士的生死存亡,就是涉及到了后方的百姓福祉,他只能是亲力亲为,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。

  随着裴智秀的按摩,叶明盛也是感觉到腰部的酸楚得到了很大的缓解,尤其是当裴智秀玉手按摩嵴柱旁一寸半三焦愈的时候,他束缚的险些喊出声,裴智秀似乎也意识到了三焦愈是叶明盛的敏干点,也是有意识的加大了力度刺激叶明盛。

  几下过后叶明盛终于是忍不住了,握住了裴智秀的小手,对此老夫老妻的裴智秀也没有什么害羞,只是象征性的抽了两下便是停止了挣扎,见此叶明盛便是直接饿虎扑食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、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淮南,寿春

  总督府中,方蛇躬身向着徐兆杰报告道:

  “大人,千虎卫得到可靠消息,驻扎在安庆的奉武军第四军,以及驻扎在冀豫的奉武军第一军,目前正在大规模整军备战,预计接下来三到五天时间,敌军就将会分别从亳州,珠城向我淮南发动进攻!”

  听到这个消息,徐兆杰并没有任何意外,从他决定清洗以曹家为代表的淮南世家那一天开始,他就知道以叶明盛的手段和个性,断然不会放过这个趁自己病,要自己命的好机会!

  虽然已经预感到了叶明盛这一招,但是最终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,徐兆杰还是决定兵行险着和叶明盛放手一搏!

  毕竟如果不赌这一次,放任以曹家为首的淮南世家们继续做大,到时候奉武军一旦杀过来淮南必败无疑,到时候曹家那些世家们可以向叶明盛俯首称臣,反正对他们来说,谁当皇帝都无所谓!

  但是自己一旦落败徐兆杰毫不怀疑,叶明盛会杀光自己的九族!

  所以他要压上自己全部身家跟叶明盛赌这一次,就赌叶明盛这一波干不掉自己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思考了片刻之后,徐兆杰向着方蛇询问道:

  “知道奉武军此次一共出动多少人马吗?准备情况如何?”

  方蛇闻言沉吟了一会讲道:

  “我们千虎卫目前可以侦测到的是,冀豫方向的奉武军第一军,将会出动他们最为精锐的第一师!”

  “此师号称是奉武军主力中的主力,王牌中的王牌,满编状态有三万之多,是奉武军中各师兵力最多的,除此之外他们还装备了超过五十门的红衣大炮,和一个足有三千人的骑兵营!”

  “预计第一师将会作为第一军的先头部队,率先向亳州方向发动进攻!”

  “相较于实力强劲的第一军,驻扎在安庆的奉武军第四军,实力相对而言就稍弱一筹!”

  “第四军有接近半数都是原先齐鲁尹彪的兵马,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,奉武军一直在精简人员,加强训练,试图提高第四军的战斗力,但是短期内还是无法快速提高。”

  “此外在奉武军的缩减下,第四军总共也只有三万七千多人,其中一万人被安排在了齐鲁,驻扎在安庆的只有两万七千多人,因此卑职认为第四军出兵也不会超过两万人,和第一师相比较,他们更像是一直分散我军注意力的策应部队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  “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第四军虽然名义上赵泰是指挥使,张勐只是副指挥使的,但是实际上赵泰只不过是一个摆设,张勐已经全权指挥第四军,此次策应第一师他很有可能亲自出战!”

  说道这里方蛇更加谦卑的低着头,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悄悄打量着徐兆杰的神情,在他的注视下徐兆杰神情看上去依旧平静,和刚刚没有什么两样,但是方蛇却是注意到,在听到张勐这个名字的时候,徐兆杰两只拳头却是不由自主的握紧!

  对此方蛇并不意外,徐兆杰征战天下二十余载,虽然也遭遇过一些挫折,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笑到最后的哪一个,然而半年前的冀豫惨败,则是徐兆杰戎马生涯输的最惨的一战!

  而之所以输的这么惨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无名小卒张勐攻下了安庆,断了他徐兆杰的后路!

  此时在听完方蛇的汇报之后,徐兆杰平复了一下心情,也是开始在心中默默盘算了起来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对于方蛇的看法他基本上还是很认同的,那么基于这个观点,可以判断出奉武军出动的兵马将会分成两路,总兵力大概在五万人左右的样子,尽管人数不是特别的多,但徐兆杰还是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。

  自冀豫之败后,他便是想要快速恢复实力,一开始也是取得了一些成效,但是随着统调处的挑拨,淮南的那些世家也是开始不住的扯他的后腿,再加上他身体得病,精力不济镇南军恢复元气的进度也是停滞不前。

  现在他虽然基本上解决了淮南的这些世家,但是随着时间太短,新招的三万士兵还在训练,因此现在能够使用的就只有五万兵马,即便是这五万兵马大部分人,也都是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,依托城池防御还能勉强用一用,若是出城跟奉武军作战,一触即溃几乎就是必然的。

  因此徐兆杰现在很务实,他的想法只有一个,坚壁清野以空间换时间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(因为一些原因,本文有两个错别字是我故意的,被和谐怕了还请各位书友见谅!祝各位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!)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sjabc.com。玩手机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wsjabc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